言情小说 > 光泽 > 彩票app,《首席男子汉》
返回书目

彩票app,《首席男子汉》

第五章

作者:光泽

  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彩票app  不知为什么相信赖庆国刚才说的话,大吼着要大家不可以随便下水救人,然后叶怡君着急的视线在水泡不停浮出处和手表间流转。

  “一分零六、一分零七、一分零八……”

  过去一年的时光在她的脑子里像跑马灯一般闪过。

  这些老人家陪着她,度过心情归零重整的重要时光,但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中之一的阿水叔溺死。

彩票app  “一分一三、一分一四……”她低声的数着。

  因为一边车窗是开着的,所以水泡在一分十五秒这一刻,完全消失了!

  接着,是一种近乎毁灭的痛苦在无边无尽的蔓延。

  “一分五三、一分五四……”

  叶怡君浑身僵硬,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她像被死神盯上一般。

  “两分一七……庆国……”

  恐怖的无力感袭上心头,她无力的唤着,同时肩膀被人抱紧,她回头一看,戴着浮潜面具的男人神色依旧冷静。

  “一分十五秒没水泡的!”叶怡君向他报告。“

  “好,时间正好,你拿着这盏照射灯照着水面!”赖庆国环顾了四周和海面一圈,“照明确保,安全确保,水深十公尺,救援开始!”

  语毕,脱得只剩内裤的男人,穿着蛙鞋,咬着呼吸管,抱紧胸口减少水阻,俐落的跳进海水中。

  老人家们十分紧张,所有人都是海的子民,每一个都会游泳和潜水,但他们也知道,现在已经天黑,加上阿水叔那么久没有自行脱困,就必然是被什么缠住了。

彩票app  叶怡君的心像是也跟着男人一起跳进阴暗的海水中。

  而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紧紧的抓着发出极强亮度的灯。

  拜托,老天爷,让阿水叔和庆国都活着回来!

彩票app  她眼眶泛红,在内心大声乞求着。

彩票app  时间无情的流逝,每一秒都能剥夺人对于生命的渴望。

彩票app  “一分半了!”仍旧看着表,叶怡君和围在港口边的老人家们,发出了近乎哀号的声音。

  众人下意识的互看,心中明白,恐怕是凶多吉少……

  就在这时,水面冒出大量的气泡,赖庆国拖着失去意识的阿水叔浮出水面。

彩票app  “把他拉上去!”赖庆国大声的喊着。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没了呼吸的老先生拖上岸,同时间,行动异常灵敏的赖庆国也自行爬上岸。

彩票app  将阿水叔平放地面,赖庆国没有回头,老练的说:“怡君,叫大家散开,距离我们至少一公尺,让空气畅通。昏迷指数三分,没有心跳,瞳孔尚未涣散。”

  叶怡君听从他的吩咐,负起警职,请大家让开。

  “请大家站后面一点,拜托,听他的话。彩票app”她这么说着的同时,眼泪无意识啪嗒啪喀的掉着。

  赖庆国表情肃穆,挖开失去意识男人的嘴,在确认没有阻塞物后,将额头压下,使下颚自然抬起,呼吸道变直,然后便开始交错施以人工呼吸及体外心脏按摩。

  她是警察,很清楚急救有黄金时间,一旦在这时限内没有反应,可能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听着背后男人粗声喊着口令,仿佛心中有双眼睛能够看到背后他的动作,叶怡君哭到视线朦胧。

  突然,一声虚弱的、不属于年轻男人的咳嗽声在空气中爆出。

  叶怡君的双手无力的放下,一个年长的妇人快如闪电的往前冲去。

  “阿水啊!”

彩票app  差一点失去阿水叔,阿水姨趴在老伴胸口大声哭喊,深怕老伴又放掉嘴中那一口气。

  叶怡君回头,那个几秒钟前还表情坚毅的男人,对她赖皮的笑着。

  如常的,一贯的,有些无赖式的……

  “救回来了!”赖庆国笑着说道。

  叶怡君觉得什么都不能想,她一个箭步上前……

  啪的一声甩了男人一个巴掌,然后在他一脸错愕的时候,她抱住了全身湿漉漉的他。

  “混蛋,你不能早一秒回来吗?”担心加上害怕,情绪已经超过负荷,叶怡君错乱的咆哮着。

  他还以为他会被当成英雄迎接……

  但赖庆国呆愣的表情,在下一秒变成温柔的微笑。

  第一次感受到被等待的情绪,他突然明白前辈们的老婆和情人有多伟大了。

  相较于他们这些有明确目标、只想着救人的人,在后方等待的人,内心承受无法测量的煎熬。

  “好了,我回来了啦,哭什么啦!”

  抱住受惊的女人,赖庆国温柔安抚的同时,也明白感觉到,在刚才那一瞬间,有一份情感在他的胸口瞬间茁壮、膨胀,到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心满意足的抱着哭到失声的女人。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那些技术的?”拿着卫生纸擤鼻涕的女人,哑着声音问。

  那个确认阿水叔平安无事,将死活不肯离开的小女人从阿水姨家扛回来的男人蹲在她的面前,凝视她哭到皱成一团的丑小脸,像看着宝贝般地温柔的笑着。

  “我在到侦十队前,是海巡署的救难队,受过救难潜水训练、海空救难训练,简单的说,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啦!”赖庆国骄傲的说着。

  说来好笑,现在会晕船的男人,以前曾经有一段完全不会晕船,成天在海上吃喝拉撒睡的日子。

  他认为那是老天对他说谎的惩罚。

  听到特殊巡防,半警界半军方的单位,叶怡君有些吃惊,但随即了解,赖庆国所做的一切原来都是经过计划的。

  包括他扛着哭闹不休的她回来时,还一路捡拾掉在半路的衣服,可以想见他是一路飞奔,并且脱衣服的。

  虽然很想亲眼看他怎么办到的,但只要一想到他可能死,噢,那真是个痛苦的经验。

  “你……阿水叔差一点死掉。”叶怡君不好意思直说担心他,转了个方向,别扭!

  赖庆国微笑。“不会的,通常掉入水里,完全没有空气一分钟后,人才会进入昏迷状态,只要在三分钟内把人救出来,施以适当的急救,存活率非常的高。”

  人在晕死前,挣扎太剧烈,搞不好会一并害死他,所以他干脆利用时间回来拿呼吸器、工具,还有刀子。

  在潜入深深海水时,她拿着的照射灯,穿透了黑暗,为他照明了去处和归途,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下潜,打开车门,割断了安全带,然后将失去意识的阿水叔顺利的拖出。

  在上浮的过程中,他一心想回到她的身边。

  那是一种潜意识的渴望,在完全无力思考的时刻,便会出现。

  也因此,这次或许打破他在海巡署的时期立下的所有纪录。

  男人的专业解释加深了女人的恐惧。

  “都是一分钟、三分钟这种短得吓人的时限。”叶怡君觉得那根本不算是游刃有余的时间。

  换算成秒,更能感觉它的可怕。

  但那对于赖庆国来说,已经非常足够。

  “所以我才要你相信我嘛!”他的语调温柔得能滴出水。

  叶怡君的脑子还有些肿胀感。

  但她还记得在那生死交关的时刻,她的确相信他。

  可她不知道,她会受到那么大的痛苦撞击,原本如冰的心湖全都沸腾,然后汽化爆炸。

  看着他还没穿上衣服的精壮身体,她完全没有羞涩,只有历经曾经失去的恐惧。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她伸出手触摸他胸膛的肌肉,嘴里吐出的话语不及心中的感受的万分之一。

  “嘿嘿嘿嘿……”赖庆国却像只得到赞美的大型犬,开心的笑着,露出洁白的虎牙。

  她真气他的笑,又好开心他能笑。

  她轻轻地摸上他的脸,多情的、温柔的、没有防备的。

  “刚才打你,痛不痛?”或许是太过激动后,人便无法假装平静,她顺从心意的问。

  她刚才用尽全力。

  赖庆国不敢回答现任女警的力道惊人,反正他肉厚皮黑,一定看不出半点红肿。

  “不痛。”他开心地说谎。

  半晌——

  “你这个大骗子。”

  叶怡君打从内心觉得这个会说谎的男人,和别的男人完全不同。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天刚亮,鸟叫虫呜,昨夜月圆,今儿个浪大,波涛汹涌。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大事,大自然悠久恒定的按照它的节奏运作,让生活在最直接体会它的人们,得以体验一种更强大的力量。

  叶怡君还是处于低血压的状态,但脸色涨红好比猪肝。

  昨天累到睡着前,那些脱轨的举动,像是提醒她有多丢人一般自行在她昏沉的脑里轮番上演。

  并且,专挑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部分。

  比如说,正在哼歌煎蛋的男人是怎样抱了一下她的肩膀……

  那个时候,他全身上下只穿蛙鞋、蛙镜和内裤。

  例如,这个一大早心情很好的男人是怎么跃出海面……湿淋淋的他在灯光和月光下,超级勾魂猛男样,绝对有害心脏健康。

  再来,害她心里像被胡乱轰炸的男人是如何扛着她回来……

  他壮到脸不红,气不喘,而且她就趴在他仍旧光溜溜的身体上。

  还有,尚未结束,她这个色魔是怎么摸他的胸肌,还有帅脸……噢,她承认现在想起来,她真的很想死一死以求解脱啊!

  脑子里“风起云涌”,她的脸色也千变万化,她走进浴室,将转速过快的脑袋塞到水龙头下。

  刷!

  冰冷的强大水流冲过,叶怡君觉得好过许多。

  约莫过了三分钟,她抬起脸来,那个红着脸,连瞳仁都散发艳丽气息的女人,她不认识!

  刷!

  冰冷的强大水流再度冲过,叶怡君在内心加念佛号。

  五分钟后,她再度抬起脸来,看着因为冰冷而有点苍白的脸。

  噢耶!这个才是她嘛!

  叶怡君抽了浴巾包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赖庆国如常的咬着吐司,在她的桌位也有一份夹了蛋的吐司。

  “咦?你今天很早醒耶,你还洗头了吗?”他没料到她会自行醒来,惊讶的问。

  叶怡君根本不敢看他。

  她天还没亮,第一个细胞清醒后.她脑子里转的都是他,她是在一种很混乱的情绪中醒来,那个时候,他肯定还在打呼。

  “嗯,觉得流很多汗,去洗一洗比较舒服。”叶怡君说了个天大的谎话,但她不这么说,就会立刻自爆。

  男人好像在她心脏上装了颗对特定因素有反应的炸弹。

  她房里有冷气,他昨晚抱她进去时,有开啊!

  赖庆国表情狐疑,但他也没跟她一起睡,所以只是怀疑而已。

  她第一次在非常清醒的状态下吃着他做的早餐。

  食不知味。

  大口吞下最后一块吐司,赖庆国如常舔着手指。

  “喂,等下要不要一起去看阿水叔啊?”

  她扬起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小脸。

  轰!

  叶怡君自爆了!

  男人舔手指的动作,引燃她心脏上的炸弹的引信。

  “好。”她硬气的说,好像在下格杀令一样。

  怎么一脸视死如归呀?她今天怪怪的!

  念头一转,赖庆国的大掌动作更快,按上了她的额头。

  “你发烧啦?”他担心的问。

  从没想过这个在小说里常见到的桥段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叶怡君非常遵循众家女主角的看法——

  她羞得想死啊!

  “没有吧……”她颤着声说,希望男人可以赶快拿开他的大手。

  她不要想起任何事情啦!

  赖庆国皱着眉。“女生怎么那么喜欢在早上洗头咧,睡得暖呼呼的,起床立刻冲水,怎么想怎么不养生!”

  他说什么都对。

  “我下次不敢了。”

  快放开啦,你这个猪头。叶怡君在内心尖叫。

  进退两难,忽上忽下,坐上了海盗船,她的心无规则的起起落落,由不得她怎么打算。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海面远方有一颗小黑点,那是星期六和星期日各会往返一次的渡轮。

  港口边,几个人正僵持不下。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加上一个上了年纪的顽固爷爷。

  赖庆国正对着阿水叔,嗯,说教。

  “你以为现在没事,昨天溺水的事情就过啦?”

  阿水叔一尾活龙,看起来不像昨夜平躺在同一地点,既不会呼吸,也没有心跳的模样。

  “我不要去医院啦,你干嘛要我牺牲和孙子相聚的时间去给医生看啦!我现在很好啊!”用力拍了下胸膛,阿水叔挂保证般的说着。

  赖庆国冷哼一声。“你要知道,你的心跳停过,呼吸也中断过,没事就算了,万一有事一定很大条,去给医生看一下没差啦!”

  很抱歉,这种恐吓的威胁对于大难不死的死老头,没用。

  “你不要以为你亲过我,我什么大大小小事情就要听你的!”

  阿水叔活活想气死赖庆国。

  赖庆国对于那一幕,一点都不愿意回忆起,偏偏老头子又一击中的,踢中了他的死穴。

  “你……你是要气死我吗?”他气得颤声喝令。

  好心来告诉他一定要去检查以防万一,没想到会被如此对待,真是好心被雷亲啊!

  叶怡君很清楚老人家对医疗院所是避之唯恐不及,轻碰了下男人的手臂。

  “好了啦,别生气了。”看赖庆国气得变脸,她觉得很心疼。

  她明白他是为了阿水叔好,但方法不只一个,山不转路转,她转向一旁昨夜差点失去老伴的女人。

  “阿水姨,记得带阿水叔上医院哟!他不去,叫女儿一家子拱着他去!他一定会听孙子的哀求。”叶怡君小小声的说。

  阿水姨一个劲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语毕,俏皮的摆了个“交给我”的手势。

  讨海的男人全都是大男人主义,死硬派,所以设计男人,向来是轮弧屿女人出嫁前必备的专长。

  渡轮在两个女人达成协议时接岸。

  叶怡君扯着还想教训死脑袋的阿水叔,自己也一样不会转弯的赖庆国,一面奉上微笑。

  “好了,两位一路顺风呀!”叶怡君开心的说。

  突地——

  “赖庆国!”

  “死小子!”

  “小队长!”

  粗犷的男声响彻天际,叶怡君才转过头,她身边的男人已被几头大型犬给扑倒。

  活像五只狗在地上缠成一团。

  赖庆国被压得不能呼吸,只能看着苍穹大吼:“X,放开我啦!你们怎么会来啊?”

  被以前的学长、同学和学弟一起压在身上,真是够痛苦的!

  那头洛威拿犬……不不不,是一个五官深邃的男人呵呵笑着。

  “我们停在大岛补给,想你在这里,就来拜访一下,怎么?不欢迎啊?!”罗智群笑道。

  噢,前任长官说话,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欢迎……先滚开啦!”赖庆国说得龇牙咧嘴,心口不一。

  另一头牛头犬……不不不,是—个活泼伶俐的男人笑着接话。

  “学长,是我告诉大家你在轮弧屿啦!”

  赖庆国陷入了缠斗不休的世界里。

  “死小鬼,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口风不紧的贱人!”

  他的晴空在男人们的占领下愈来愈小,不知为什么,被一大狗票的男人紧紧压制着不能动弹,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以前在海上生活,朝不保夕,他的第六感向来神准。

  “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的预感成为事实!

  一张柔美娇俏,垂着长长直发的女人脸容,映入他的眼帘。

  “庆国,最近过得好不好?”石素如笑着问,顿了一下,羞涩的转开了视线,“我好想你!”

  而呆立在一旁的叶怡君看著这一切。

  刚被轻轻推开,格在他们的世界之外,看着低头微笑的女人是那么的美丽,而地上的男人又有多么的惊讶。

  她好想他啊……

  叶怡君满心的不爽,在一秒后,直奔愤怒的标准。

  她好想他,这敢情好,他还说他没有对象!

  骗子,大骗子!

  正当她久未有过起伏的心绪因为愤怒而激动之时,她的手腕被人拉起,她只得停下想和男人算总帐的脚步。

  “干嘛!”

  她的粗鲁言语,同样因为震愕而终止。

  那双眼……

  一年前,跪在她跟前的男人,而后她选择逃离的男人,正用着他斯文柔和的眼睛凝望着她。

  温雅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

  “终于找到你了,学妹。”男人的语气如同他的名字,尔雅的说着。

  男人的一声学妹,让一年前的感觉又全回到叶怡君的心头。

  活生生、血淋淋的。

  仿佛她从没离开过那一刻,世界为之倾覆的瞬间。

  她的耳边响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无数的对不起!

  叶怡君脑里唯一的念头就是逃。

  “放开我。”她的声音颤抖。

  突地——

  “放开她!”

  才挣脱众人压制的赖庆国,在看见女人苍白的脸色,然后这么呐喊的同时,已抢过了女人被扣住的手腕。

  港口边,一个追着一个,四个人的眼光,像永无止境的连环……